钟正生:美国人口普查对就业、经济和政治有何

钟正生:美国人口普查对就业、经济和政治有何

时间:2020-02-13 09:0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美国人口普查对就业、经济和政治有何影响?

2月7日,美国劳工部公布了1月的非农就业数据,数据显示,1月美国新增非农就业22.5万人,预期16.5万人,前值14.7万人,其中政府部门就业新增1.9万人,大幅超出了前值0.5万人。 我们认为,政府部门就业会是 2020年上半年美国就业市场的一个关键变量,主要原因在于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工作即将展开。由于人口普查需要临时聘用工作人员,这会使得政府部门就业出现明显增长,从数据上来看,美国的政府部门就业也是每10年均会出现一个高峰(图表1)。

1、美国人口普查简介

美国人口普查由美国商务部下属的美国人口普查局主持,该项工作是美国和平时期动用人力最多、规模最大的政府行动。美国的人口普查始于18世纪末,1787年美国国会将人口普查写进了美国宪法,1790年美国进行了第一次人口普查,此后每10年进行一次, 2020年的人口普查是第24次,将于2020年4月1日人口普查日进行。 根据媒体报道,2010年的人口普查中,共有380万人参加了招聘考试,其中140万人获聘参加了时间长短不等、性质不同的工作。

美国的人口普查会对个人信息进行全面的调查,但宪法规定,这些信息不会立即对外公开,而是在72年之后公开。因此,本次人口普查的具体细节需要到2092年才可以公开查询,粗略的结论则会在2020年12月发布的人口普查报告中查询。

美国人口普查除了明确人口的地区分布、男女比例、文化程度、年龄结构等之外,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作用:一是根据各州的人口数量,确定各州在国会众议院的席位;二是根据各州的人口数量,美国联邦政府会将每年4000-6000亿美金的经费分配到各个州。 这第二条非常重要,美国的人口普查员到社区宣传时,都将第二条作为宣传的重中之重,因为联邦经费到了州政府,还要分配到市政府、县政府,以及公园、社区中心、图书馆、老人中心、学生课后服务计划、非盈利组织的免费服务等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项目。 这使得尽管没有政府的强制要求,美国人口普查的参与率也非常之高。

2、美国人口普查对就业的影响

我们总结了1980年、1990年、2000年、2010年四次人口普查时期,政府部门新增就业数据的变动情况,发现了如下几个规律(图表2): (1)从1月份开始,政府部门的新增就业便大体上呈现出逐月递增的趋势,表明相关的招聘工作已经在逐渐展开;(2)新增就业的高峰期基本出现在5月份,随后6月份新增就业出现大幅下跌,不过1980年是个例外,1980年新增就业的高峰期在4月,随后5月出现大幅下跌;(3)历次人口普查所带来的新增就业呈递增趋势,比如2010年人口普查的聘用人数高于2000年,2000年人口普查的聘用人数又高于1990年。

因此,综合以上规律,2020年的人口普查对就业数据可能有以下几点影响: (1)5月份的非农就业数据可能出现大幅增长,因为5月是政府招聘的高峰期;(2)2020年1-5月,体现在非农数据上,政府部门就业将大约增长60万人(备注:2010年人口普查中,共招聘了140万人,但是有很多人是短期或者兼职的工作,并不体现在非农数据中,最终体现在非农数据中的大约是52万人);(3)美国失业率的拐点暂时难以看到,预计最早也要到2020年6月份以后。

3、美国人口普查对经济的影响

人口普查需要政府来购买物品、雇佣人员并支付工资,因此实际上起到的是财政支出的效果。2010年美国人口普查的预算为150亿美元,但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对外公开发布的报告,最终的实际支出大概在130亿美元左右(图表3)。根据美国CBO的报道,2020年人口普查的预算大致为160亿美元,最终支出估计会在150亿美元左右。

在不考虑税收的情况下,财政支出乘数为:1/(1-边际消费倾向)。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的数据,美国的边际消费倾向大致为0.8,因此财政支出乘数为5,因此150亿美元的财政支出将会使得GDP提高750亿美元。

因此,假如不考虑其他因素对GDP的影响,仅考虑人口普查带来的150亿美元的财政支出,将会使得2020年美国的名义GDP提高0.07%。

4、美国人口普查对政治的影响

美国人口普查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根据各州的人口数量,确定各州在国会众议院的席位,因此人口普查的结果也会对政治产生影响。 我们根据各州的人口数量,预测了众议院的席位变动情况,并结合各州的政治立场,大致得到的结论是:人口普查对共和党较为有利,将使得共和党在众议院中增加 3-4个席位,这对于共和党、也就是特朗普重新夺回众议院是个有利因素(图表4)。

二、海外重点事件追踪

1

美欧公布1月PMI数据终值

2月3日下午,欧洲公布1月Markit PMI终值数据,数据显示,欧元区1月Markit制造业PMI数据为47.9,高于初值47.8;德国1月数据为45.3,高于初值45.2;法国1月数据为51.1,高于初值51。欧元区数据的向好验证了我们“欧洲经济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的观点,其主要动力来自于三个方面:(1)全球经济的阶段性企稳带来的外需改善;(2)2019年欧元汇率的下跌,也促进了欧洲出口的改善;(3)英国脱欧风险的顺利进展,降低了制造业的不确定性。

2月3日晚间,美国公布1月份PMI数据。首先公布的是Markit PMI,终值数据为51.9,高于初值的51.7,但依然低于前值的52.4,一定程度上受到波音停产737 MAX飞机的影响。随后公布的是ISM PMI,数据为50.9,大幅超过了前值47.8和预期值48.5。这可能与两点原因有关:一是PMI是一个环比意义上的指标,12月的ISM数据中已经考虑进了波音飞机这个增量因素,因此1月的数据中没有了这个增量;二是美国的人口普查,美国将从今年开始进行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这会对美国的就业带来拉动,1月份的制造业就业指数实际公布值为46.6,也远超前值45.2。

2

特朗普弹劾案正式结束

北京时间2月5日上午,美国参议院就特朗普弹劾案进行了最终表决,分别以52 vs. 48和53 vs. 47的结果,否决了对“滥用权力”和“妨碍国会调查”两条弹劾条款,也就否决了众议院的弹劾请求,持续四个多月的弹劾正式结束,北京时间2月7日凌晨,特朗普就总统弹劾案无罪结果发表讲话。

由于弹劾需要参议院三分之二议员支持,而共和党在参议院100个席位中占据了53个席位,所以此前市场普遍预期弹劾案无法在参议院通过,因此本次弹劾结果完全符合市场预期。但是,从本次弹劾结果中也可以看出,两党之间的对立十分明显,在参议院的投票中,47位民主党议员全部投票支持弹劾,共和党53位议员有52位否决弹劾,可以看出党派之争非常明显。这会给美国经济带来两方面的不利影响:首先,目前美国民主党党内的初选已经开始,两党的对立会使得2020大选年政策的不确定性加大;其次,总统选举结束后,两党的对立也会使得很多政策难以在国会通过,增加政策出台的难度。因此,大选选情是影响2020年美国经济和美股的重要变量,需要密切关注。

3

美债收益率曲线出现二次倒挂

近期10年期美债收益率出现明显下跌,1月31日下跌至1.51%,而3个月美债收益率为1.55%,美债收益率曲线出现了二次倒挂,实际利率也重新回到负区间并创下2012年以来的新低。本次倒挂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国内疫情发酵,带动市场避险情绪迅速升温,从而压低了长期债券收益率。受此影响,美联储今年内的降息概率明显上升,全年至少降息1次的概率达到了80%。

我们认为,本次倒挂持续时间不会很长,最终会通过长期债券收益率的上行来修复,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也不大。原因如下:1、增长角度。截至2月5日,美国已经确诊的病例数共有11例,疑似病例82例,并且已经有一例治愈出院,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可以说并不是很大。美国最近公布的各项经济数据也都表现良好:比如1月30日公布的2019四季度GDP增速为2.1%,个人消费支出对GDP的拉动率从1.78%上升到1.84%,均超市场预期;再比如2月3日公布的ISM和Markit PMI分别为51.9和50.9,双双超过荣枯线。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就业情况,2020年上半年,美国将会进行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以各州为单位依次展开,目前阿拉斯加州已经最先开始,据媒体报道,其他州的人员聘用和培训工作也已开始进行。根据2010年的经验,这部分的新增就业大概在15-20万人左右,这意味着至少在2020年上半年很难看到美国失业率的拐点。2、通胀角度。受疫情影响,国际油价出现大幅下跌,美国通胀预期随之下调。截至2月4日,布伦特原油价格下跌到54美元/桶,WTI原油价格下跌到49.6美元/桶,已经下跌到了历史非常低的位置,而且目前油价已经到了欧佩克和美国页岩生产商做出供应反应,以及部分国家借机增加原油库存的水平,因此油价继续向下的空间已经很小。3、估值角度。美债收益率经过近期下跌后,“标普500股息率-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这个指标再度明显回升,已经处于比较高的位置。这一方面说明了面对疫情,债券的反应要比股市的反应更剧烈;另一方面也说明了目前债券相对于股票的性价比并不高。

综上,由于10年期美债收益率=即期利率+利率变动预期+通胀预期+期限溢价,伴随着增长企稳和油价回升,通胀预期和利率变动预期都会向上,期限溢价则主要与美联储的操作有关系,暂时不会有特别大的变动,因此10年期美债收益率会倾向于上行。2019年的美债倒挂通过美联储降息压低短端利率来实现修复,而本轮美债倒挂并不需要美联储降息,通过市场自身的力量提升长端利率就可以实现修复,从而倒挂持续的时间不会很长,影响也不会很大。因此,在政策端,我们预计美联储在今年上半年降息的可能性还是比较低,更大的可能是在下半年降息。

三、大类资产走势回顾

1

汇率:美元指数回升至98.7

上周美元指数从97.36回升至98.7(图表5),主要原因在于特朗普弹劾案的顺利结束,以及周一公布的ISM PMI数据、周三公布的ADP就业数据、周五公布的非农就业数据均超出了市场预期。受此影响,全球主要货币兑美元均出现了一定下跌,其中英镑下跌2.45%、欧元下跌1.35%、日元下跌1.30%、澳元下跌0.19%、人民币小幅下跌0.10%(图表6)。

2

商品 : 原油价格下跌趋势放缓

上周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0.45%,至55.32美元/桶;WTI原油价格下跌2.40%,至50.32美元/桶(图表7),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国内的疫情出现了一定的缓和迹象,以及美国的各项经济数据超预期。受此影响,黄金价格下跌1.16%,铜价上涨1.75%(图表8)。

3

股 债: 全球股市全面反弹

上周全球股市全面反弹,主要原因也是在于中国疫情出现一定缓和迹象,以及美国的各项经济数据超预期(图表9)。上周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上升到1.59%,截至2月6日,10年期美德利差上升9BP至2.02%,10年期美日利差上升9.3BP至1.664%(图表10)。

四、海外央行观点追踪

1

美联 储主要官员表态追踪

(1)美联储执行董事莱尔·布雷纳德: 美联储正在就数字支付和数字货币的监管和保护等一系列问题展开调查,已开始研究数字货币发行的可行性。希望能通过转变支付方式,让数字化货币以更低的成本获取更大的价值和为民众提供更多的便利。

(2)达拉斯联储主席罗伯特-卡普兰(2023FOMC票委): 预计今年美国经济将保持稳健增长,如果不是因为波音停产,情况本来会更好。预计美国今年GDP增长约2%至2.25%。如果不是因为波音公司的情况,本来可能会有更强的预测;认为仅在第一和第二季度,波音公司的情况就将使GDP增长率削减了0.4个百分点。

(3)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2021FOMC票委): 冠状病毒不太可能对美国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美联储今年无需降息。未来还有待进一步观察,我们当然会密切注意,但现在我认为冠状病毒不会对美国经济产生任何实质性影响。一旦解决了这个问题便会反弹。

2

欧央行主要官员表态追踪

(1)欧洲央行行长克里斯汀·拉加德: 在例如冠状病毒疫情等新的担忧因素出现之际,应对危机长达十年的决策者们几乎已经没有进一步加强货币刺激措施的选项了。欧元区经济仍然“富有韧性”,全球威胁萦绕不散,可能损害近期经济活动的趋稳,且不确定性仍然高企。几个小时前,数据显示德国工厂订单大幅下降,暗示欧洲最大经济体的制造业衰退远未结束。

3

其他央行主要官员表态追踪

(1)俄罗斯央行:2月7日,俄罗斯央行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6.00%,符合市场预期

(2)菲律宾央行行长Benjamin Diokno:鉴于货币政策发挥作用会有一定的滞后期,加上新型冠状病毒蔓延可能会给全球经济增长带来风险,央行认为降息还是“越早越好”。

五、 海外市场结构观点追踪

1、IMF: 疫情恰逢中国春节假期,这本是消费旺季,疫情的出现给出行、消费等领域造成一定影响,给经济带来了不确定性。但是,疫情对中国经济的一些不利影响只是暂时的。另外,IMF在最新一期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中国2020年经济增速预期上调0.2个百分点至6%(报告是1月20日发布的,可能有一些滞后)。

2、瑞银: 春运期间的大量人员流动无疑会对疫情防控工作造成非常大的挑战,疫情情况会更加复杂化。如果短期内疫情扩散没有得到明显遏制,我们认为零售、旅游、酒店和餐饮、运输等行业都会收到明显冲击,特别是在一季度到二季度。这也意味着我们目前对一二季度经济增长环比反弹的预测面临一定下行压力。政府可能会加码政策宽松力度来应对疫情带来的下行压力,特别是疫情直接影响的相关行业,从而有利于支撑这些行业在之后的反弹(可能在2020年下半年)。我们预计年内央行会再降准50个基点、降低MLF利率10~15基点,从而保持银行间流动性宽松,引导市场利率下行。建议对投资组合采取三大行动:首先,限制最易受到冲击的行业敞口,比如中国旅游相关行业;第二,构建较具防御性的敞口,比如优质股票和高股息股票;最后,投资者可利用近期价格下跌的机会逢低买入,构建长期投资仓位。将2020年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估计从5.85%下调至5.6%。

3、花旗: 下调了原油、铜和铁矿石等大宗商品的价格预期,因为疫情的影响似乎比最初预想的要严重得多,其中油价的下调幅度最大。疫情已经“极大地改变”了中国乃至全球经济前景,将2020年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估计从5.8%下调至5.5%。一季度增速从5.9%下调至4.8%,二季度增速从5.8%下调至5.2%,三四季度从5.8%上调至6.0%。

4、世界银行: 中国政府方面有充足的政策空间来应对这一疫情,并且为市场注入了相当大规模的流动性,这些举措能够缓和疫情给中国经济增长带来的损失。

5、高盛: 全球石油市场预计冠状病毒的爆发将造成巨大的需求冲击,并使现货价格的波动性持续上升。市场现在预计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将减少50万桶/日。同时,预计疫情将对2020年全球GDP产生0.44%的负面影响。随着新型肺炎病毒持续扩散,预期中国首季国内生产总值急速放缓至4%,全年为5.5%。若首季仍未能控制疫情,全年增速或在5%或以下。高盛也降低企业盈利增长预估及指数目标,沪深300指数经修订目标4100点。

6、巴克莱: 他的团队估算,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取决于中国受疫情影响程度,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范围从他当前预测的3.3%,到最糟糕情况下的低于3%都有可能。存在负回馈机制和政策应对空间有限的风险,这可能把全球经济推向衰退(衰退的分界线是全球增长率低于2.5%)。将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从5.8%下调至5.7%。

7、摩根大通: 如果疫情依照历史模式发展,那么将在第二季达到高峰并消退,并预测第一季全球增长将损失约0.3个百分点,环比年率降至2.3%,之后在第二季反弹。预计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5.8%,将一季度增速6.0%下调为5.6%,二季度增速5.9%下调为5.8%,三四季度保持5.9%不变。

8、摩根士丹利: 如果情况持续3-4个月,全球经济增长在2020年第二季可能进一步减少约0.2-0.4个百分点,主要央行将可能保持鸽派模式。看好价值周期股,认为2019年10月以来的第一个回落调整期已经开启。其表示,对于牛市而言,回落调整是有益的,对于当下股市而言也并非坏事。过去十年来,在短期下跌后买进优质成长型公司股票的投资策略屡试不爽。为迎接可能到来的经济复苏,将持有价值型周期股,这类股票受到经济增长改善的杠杆作用最强,并且这类股票目前看来相对比较便宜。

9、渣打: 将2020年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估计从6.1%下调至5.8%。一季度增速从6.0%下调至4.5%,二季度增速从6.1%上调至6.3%,三季度增速保持6.1%不变,四季度增速保持6.2%不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