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拐点VS复工进程 NCP疫情局势变化对经济近远

防疫拐点VS复工进程 NCP疫情局势变化对经济近远

时间:2020-02-13 09:0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作者: 焦健 范永嘉

摘要

在全国进入重大疫情紧急防控持续努力下,疫情处于控制向好的态势,国家已由防控疫情突举转向防控疫情与有序复工并举,近日除湖北省之外,各省市正在陆续安排生产复工,开辟第二战线。在此有必要充分关注全国两线作战下多维度的理性考量,如从防控疫情演变层次,逐渐转向经济修复预期,再到中国疫情对全球的经贸影响与共振。短期来说,防控疫情对大面积超长经济停摆直接冲击,导致经济运行突发偏移常态三个均方差之外的场景;中长期看,常态回归是必然的,但供需结构在多方面的时空错配对经济修复可能更为复杂,这也从另一侧面证实中国经济难得的韧性,“风雨过后见彩虹”,中华民族在经历此番磨难将以更为自信步伐前行。

1

环境与预期的错位

1、疫情特性

2020年冬春之际,武汉及湖北突遭NCP病毒侵袭,全国进入重大疫情全面防控阶段,截至2月10日,全国新增确诊3062例,较上日有些回升;湖北以外新增确诊444例,持续保持下降。

图1新增确诊病例

数据来源:卫健委官网,中粮期货研究院

考虑此前湖北省大量积压的病患与早期医疗力量的缺乏,许多病人在第一时间得不到救治,因此我们需要把缺乏医疗资源的湖北与医疗资源充足的其他地区分割来看。医疗资源充沛的湖北以外地区,肺炎对人身生存的破坏力是有限的。 截至昨日湖北以外死亡率大约仅有0.3%,同2019年的甲型流感的致死率相差不远。

本次疫情的可怕在于其高度传染性以及仍大于流感的身体破坏性。 现阶段基本证实NCP病毒传播传染与流感大致基本相近一致,病毒都可通过直接、气溶胶、接触三种方式进行传播,并且不同于SARS病毒的发病后传播,该病毒在病人潜伏期内即具备高度的传播性。如果没有特殊措施,这在人口高密度的中国近乎无解。我们可以观测在疫情的初期,经常有人员被匪夷所思的方式所传染的新闻。而且疫情扩散时间正好是春节之前,离开武汉返乡的人群大部分是湖北人,因此疫情湖北省快速扩散,加大了疫情控制的难度。

除了传播性,NCP对人体的危害性也远大于流感。我们统计湖北以外的地区,在新增确诊中,重症的平均比例也8%上下。不小的重症比例提高了政府对疫情的重视,本属于乙类传染病也按照甲类的防控标准来管理。

图2湖北与湖北以外重症比例

数据来源:卫健委官网,中粮期货研究院

2、政府对策

此次疫情传播可应用SEIR模型来做模拟,具体模型不付赘述,参考传播动力学简化后的公式:

R?=κbD

该公式的意思是平均每个感染者可以传染的人数(R?)=感染者平均每天接触的易感人群数量(k)×易感人群被感染的概率(b)×感染持续的时间(D)。

公式所反映的大致意思是只有公式左侧的R值小于1时,疫情才有控制住的希望。在被感染概率较高与持续时间较长的确定条件下, 政府以及我们较易能够做到的,就是尽量去降低κ值,即感染者接触人群的次数。 这就是国家此次防控的核心要义所在。而近日对全国确诊患者“应收尽收”,则是开始尝试去降低b值和D值。

所以在回顾疫情爆发后政府的对策,湖北各城市先后封城,接着封锁绝大部分机动车的运行来阻止病情的远距离蔓延。随后的春节,全国各地响应号召推行减少外出、自觉隔离的政策。政府不惜进一步牺牲经济,以近乎停摆的方式度过春节前后近两周,也是第一批次的观测期。近期甚至对故意瞒报的行为入罪,视为危害公共安全的恶意传播。政府几乎所有的举措都是为了降低k值所做的努力。

3、理性预期

从现在的数字看,新增确诊数逐日下滑,疫情有被控制住的迹象。那么随着企业的陆续复工,疫情是否有二次爆发的风险?病毒的传播力是否真是少数人便能感染一座城市那般的恐怖?首先钟南山院士反复强调拐点并未到来,医学专家对此不是非常乐观的态度;其次值得关注停靠日本邮轮“钻石公主“号邮轮3000多人展开14天邮轮内部隔离,给了我们一个非常有效的观测独立样本对象,。如果考虑邮轮在二周内能隔离NCP扩散,将代表疫情可控在国际上的认同内部空气流通难以开放,如果邮轮内大部分人陆续发病,那么很可能便证实了病毒的气溶胶属性传染,复工后疫情前景的乐观程度也将黯淡。并且现阶段还发现了多次阴性测试后的带病患者,病毒的潜伏能力超过了我们的预期。所以复工后的疫情预期确实不能过于乐观,未来的新增确诊仍有再度冲高的可能。

最后落实到资本市场:通过节前、节后一周的市场表现,市场乃至社会情绪都经历了“无知——恐慌——乐观”等阶段的大落大起。上证指数在2月3日周一创出了数年来的最大跌幅,随后连续几天强劲反弹,疫情尚未证实被控制时,市场已经开始憧憬更为远期的经济强力修复并在市场提前布局。但是远虑下的近忧如果放大,即疫情有再度恶化的迹象,那么情绪将再可能以钟摆的形态出现。

_

_

_

2

_

_

疫情之下经济运行的兼顾挑战

1、短中期冲击:供需错配

虽然短期国家资源重点服务于控制疫情,但是百姓仍要吃饭和生活,经济不可能一直停摆下去。9日国务院下发有序复工通知,基本宣告全国经济进入了逐渐苏醒的过程。春节前后社会的停摆,无论从消费端、还是供给端,都在疫情的防控过程中损失巨大。

(1)首要损失在于消费服务端的不可逆损失。 虽然从长期、整体、宏观的角度,我们可以认为疫情把全国总需求延后,但是仅就个体而言,春节消费的真空及未减的成本所带来的损失,是实在落入帐册当中的。全国隔离限行下的春节,据交通部统计大年初五全国客运同比下滑83.5%,低客运强封锁的背后,旅游业在疫情期间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居民在春节假期纷纷去超市抢购必需物资,超市食品的脱销反衬出餐饮业的萧条。据北京监管局统计,截至2月5日全北京只有约13%的餐馆尚在营业。与此同时,餐厅储备的大量鲜食腐败过期,员工工资又得照常发放,成本并未因萧条而降低。对于中小规模为主的服务业在如此冲击下,可能会出现部分破产企业并带来批量的的就业问题。

图3 百度春运迁徙趋势

数据来源:百度

(2)次要损失在于供需区域不同步错配所带来的效率下降。 全国各省对疫情的隔离,尤其湖北地处南北东西交通的中心,产区与需区之间的物流出现阻断后造成了阶段性的空间错配。如前一时段各地畜禽养殖业没法拿到所需饲料量引发畜禽生存不利局面,就是物流能力急剧降低带来的副作用,不过此类错配在陆续复工之后修复能力也强。

(3)再有问题在于最大的错配风险在于供需节奏的错配风险。 随着分期有序复工,供给量能逐渐放大,然而需求端仍需等待疫情的结束及自身的修复两个过程,量能修复就要来得缓慢,供需两端会出现不匹配情况,将本来被动去库存的好局面扭转为成被动累库存,经济周期再度向下运行节奏将面临困难。

(4)最后是产业链的脱节错配。 如果一产业链中某一环节未能如期复工,会造成产业供应链的堵点,就那么可能拖累整条产业链的正常运行,对于经济运营体系内一部分具有多环节相扣的长链产业群是有持续迭加的负面影响。例如港口的停摆,致使大量到港原料无法及时卸货,或者订单干脆被直接取消。原料的脱节,导致上游企业即使开工也可能无原料来生产,继而进一步影响中游企业、下游企业的生产或再加工。高精密制造品往往涉及多重的制造加工产业链,受到的脱节错配威胁也将更大。

2、兼得下的风险

现在政府的目标已从防疫单一目标转向防疫与复工双目标调控,目标十分明确: 既要控制住疫情,又要恢复生产和消费, 让经济回到正常的轨道上。但是由于疫病的特性,二者之前本身存在着较大的矛盾。随着各地的陆续复工,疫情仍有再度扩散的可能。那么如何平衡二者,达到双重目的是政府与社会都要面临的问题。

防范二次爆发的风险,一是复工潮下人群的再度集聚,二是各地对尚处火苗状态疫情的掐灭状况。现阶段湖北区域的复工,及人员的流动可能被继续延长限制,所以短期是不用担心疫情再从湖北扩散,关键就在于非湖北地区的疫情防控。中国春运的特性下,大量务工人员返回发达经济省份城市工作,及城市较高的密度,都是可能导致二次爆发的风险所在。常规逻辑下,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都是流动人口比例高的地区。我们围绕三个经济中心,再加部分强经济城市做对比,可以看到深圳、东莞、佛山、厦门流动人口比例较高。考虑基数问题,常驻人口超过千万的城市当中,北京、上海、苏州也是人口流动大的城市。如果再结合人口密度,我们认为 上海、深圳、东莞 是处于二次防范风险的大城市,需要当地政府重点防控,第二梯队是 北京、广州、佛山与厦门。

图4 流动人口占比

数据来源:Wind,中粮期货研究院

图5城市人口密度

数据来源:Wind,中粮期货研究院

对于二次爆发所产生的后果,将是极为深远的。疫情长时间不被抹除的话,首先自身的就业问题在所难免, 国内经济长时间停摆也难以忍受。 既然选择兼得的战略,承担风险的背后就必须做出更为审慎的应对之策。尤其考虑到复工后人口的流向主要是各个经济大省、重点城市,这将增添更多的显性成本与无形防控压力。

因此分批有序复工的背后,也是极为小心的试探。必需物资是维持社会运转的基本,现阶段的复工也只是优先在必需物资的生产上。在未知面前,其他产业的复工节奏势将按批分期小心缓慢推进。控制疫情是绝对优先的选择,结合错配现象,经济修复要远比复工节奏来得漫长。

3、长远影响:服务业的被动结构性调整加大

面对超预期的困难,为寻出路只能寻求各种的可能。现阶段的解决之道主要有两条:产业自身努力与政府积极扶持。

巨大困境面前,产业只能凭借自身的抗风险能力来熬过难关。乐观一面是,经过了过去数年的去杠杆、稳杠杆,在重重磨难下企业发展过程中更加注重风险的应对,大部分大型企业在此困境下仍有数月的余粮可以维持。但是考虑到疫情对服务产业冲击巨大,服务业面临未所料到的此种方式迎来洗牌。虽然我们预计大概率疫情能够快速结束,需求随着疫情的结束而开始修复,然而重创后服务业,许多中小企业可能就此艰难。导致产业缺口将会被大资本所填补,在线上下一体的大型跨界企业借机兼合融通,如阿里盒马与西贝莜面的员工并用。第三产业自身将迎来像一二产业那样的集约化改革,只是通过以上被动的方式实现。 那么就业问题,也将更可能是一个脉冲式的挑战。

为应对此次风险,各级政府投入了巨大的资源去控制疫情,这对于地方政府财政收支有所影响的。现阶段政府在医疗领域投入的钱财不小,即使疫情结束,政府为稳住经济,还将会投入更大的财政去托举。支出大幅增加的同时,税收也可能由于企业的困境有所下滑。那么今年政府通过赤字增加将抬升政府杠杆来对冲市场风险。 但是从长远角度,政府杠杆进一步的上升,对地产调控、利率调整乃至一带一路布局均呈有不同程度的影响约束力。

诸多经济层面的不利因素,对于资本市场来讲却是较为中性的影响。 短期兼顾战略背后的风险,会让资本市场较为犹豫,而中长期来说政府托举与经济修复的预期,才是资本未来预先反映的逻辑。经济解读市场,市场引领经济的规律是不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