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动物疫病防控工作综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西藏动物疫病防控工作综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时间:2020-03-21 08:2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动物疫病防控是通过采取强制免疫、疫病监测、检疫监管、应急处置等一系列措施,预防控制和消灭危害人与动物健康的疫病。动物疫病防控是农业农村工作的重要内容,是政府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的重要职责,事关公共卫生安全、事关社会和谐稳定。

  西藏和平解放以来,在党和国家有关部委的亲切关怀和大力支持下,全区动物防疫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目前动物防疫法律体系已基本形成,动物防疫策略初步建立,动物防疫工作制度和体系逐步健全,动物防疫技术支撑和条件保障能力不断提升,动物疫病防控取得很大成效。1967年,我区消灭了牛瘟;1995年,消灭了牛肺疫;相继控制了炭疽、出败、羊痘等20多种动物传染病。

   动物疫病防控历史

  西藏和平解放以前,没有兽医防治机构和技术人员,各种家畜疫病流行猖獗,危害严重。一些烈性家畜传染病如牛瘟、牛出败、炭疽等疫病频繁发生,大范围流行,给畜牧业生产造成严重损失,同时危害广大农牧民身体健康,甚至危及生命安全。农牧民一旦遇到动物疫病流行,常是倾家荡产。1927年,那曲县牛瘟和口蹄疫同时流行,死亡牦牛占存栏总数的三分之二;1940年,堆龙德庆县旁乡发生牛瘟,格桑西尧家里的260头牦牛大量死亡,只存活11头。西藏和平解放以来,动物疫病防控大致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

  (一)起步阶段(1951年-1979年)

  1951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8军进藏,在昌都成立了河西支前兽医防治大队,开始了西藏动物疫病防控事业的征程。和平解放以后,中央从内地选派了一批兽防科技人员随军进藏,同时调进大批兽防器械和药品,逐步开展兽防工作,并根据全区牛瘟流行严重的情况和区内外爱国人士的要求,经当时的中央人民政府批准,投资100万大洋于1953年3月开始筹建拉萨兽医血清厂,从此告别了牲畜有病求“菩萨保佑”的历史。在当时西藏工委的领导下,筹建了西藏工委畜牧处兽防科,七个地市先后成立了家畜诊疗所。1965年,西藏自治区农牧厅正式成立,内设畜牧兽医处,1966年,西藏自治区畜牧兽医队成立。随后,七个地市的家畜诊疗所先后改建为畜牧兽医站。与此同时,选送大量藏族干部到内地和区内的兽防部门和院校进修学习,一批以本民族为主体的兽医技术干部队伍开始发展壮大,制定了免费免疫和治疗等一批适应西藏区情的动物防疫政策。

  这一时期内,全区养殖业生产规模较小,商品率不高,基础设施落后,动物防疫事业发展较为缓慢。我区主要通过区内生产和区外采购,解决所需的牲畜疫病防治药品,在县、乡兽防所设点诊疗,通过乡、村兽防人员走村入户开展防疫、诊疗、驱虫。1967年,在我区彻底消灭了牛瘟。

  (二)初步发展阶段(1980年-1999年)

  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后,我区农牧区改革逐步深入,特别是在畜牧业上实行“两个长期不变”的政策以来,畜禽养殖规模逐年扩大,畜牧业生产得到长足发展,国家逐步加大了对我区动物防疫体系设施建设的投入力度,自治区也在财力十分紧张的情况下,加强了区、地、县和部分乡(镇)的兽防站基础设施建设,初步形成了动物防疫体系网络,逐步健全了兽医防治服务机构和科教机构,建立了一支以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为主体的兽医技术队伍。在畜禽疫病防治方面,坚持“预防为主”的方针,进一步加强兽医卫生检疫和兽医卫生监督管理。从1991年起,我区深入贯彻《家畜家禽防疫条例》,狠抓以免疫和药物驱虫为主要内容的综合性防治措施的落实,着重预防18种畜禽传染病。在广大兽防科技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这一时期,消灭了马鼻疽、牛肺疫,控制和弱化了绵羊痘、肉毒梭菌病等十多种严重危害畜牧业发展的动物疫病,使家畜传染病和其他疫病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大大减少,成畜死亡率不断下降,幼畜成活率逐年提高,牲畜头数成倍增长,促进了畜牧业生产的发展。

  (三)快速发展阶段(2000年至今)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社会主义新西藏建设不断向前推进,畜牧业快速发展,为兽医事业的发展带来了有利机遇。与此同时,随着畜禽养殖方式、养殖结构的变化,特别是畜禽及其产品流通方式的转变,区内外畜产品贸易日益频繁,也给动物疫病防控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和巨大的挑战。

  面对新的形势、新的挑战,西藏兽医部门在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解放思想,锐意进取,开拓创新,不断推动兽医事业快速健康发展。一是适合西藏区情的动物疫病防控方略基本形成。提出了“预防为主”和“加强领导、密切配合,依靠科学、依法防治,群防群控、果断处置”的动物疫病防控总方针;确定了动物防疫遵循“地方政府负总责”、“属地管理”和“早、快、严、小”的基本原则,推行了以免疫与扑杀相结合的综合防控策略和措施。二是动物防疫工作体制机制逐步健全。兽医管理体制改革稳步推进,形成了自治区和地市两级兽医行政管理、监督执法和技术支撑三套体系,初步构建了机构健全、分工明确、运转高效、素质优良的兽医工作体系,建立了以《西藏突发重大动物疫情应急预案》为核心的应急管理机制、部门合作机制和联防联控机制。三是动物防疫制度体系不断完善,形成了强制免疫、监测预警、动物防疫条件审查、动物标识及疫病可追溯、动物诊疗许可等管理制度,落实动物防疫目标管理责任制、防疫失责追究制,实现了动物防疫工作从养殖到销售全程覆盖。四是动物防疫基础设施建设得到明显加强。经过多年努力,改善了区、地、县、乡(镇)五级动物防疫机构的工作、生活条件,提高了装备水平和防控能力。

  这一时期,我区进一步巩固了牛瘟、牛肺疫和马鼻疽消灭成果,扩大了动物疫病控制成果,及时扑灭了历次突发重大动物疫情,取得了从未发生动物产品卫生安全事件的突出成绩。

   动物疫病防控政策法规

  (一)动物防疫法规标准体系

  国家层面,1985年颁发了《家畜家禽防疫条例》,成为我国首部动物防疫法规。其后,陆续制订修订了《动物防疫法》、《兽药管理条例》、《重大动物疫情应急条例》、《病原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农业部出台了《动物诊疗机构管理办法》、《执业兽医管理办法》、《一二三类动物疫病病种名录》等一大批动物防疫法配套规章。西藏先后出台了《家畜家禽防疫条例实施办法》、《西藏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办法》、《西藏自治区突发重大动物疫情应急预案》,制定了《关于加强区外奶牛引进管理工作意见》、《西藏自治区重大动物疫病疫区封锁解除工作程序》、《西藏自治区重大动物疫病春秋集中免疫工作规程(试行)》、《西藏自治区重大动物疫病免疫接种技术规范(试行)》、《西藏自治区重大动物疫情应急物资储备管理办法(试行)》、《西藏自治区重大动物疫病疫苗管理规定(试行)》、《西藏自治区重大动物疫病防控工作考核暂行办法》,《西藏自治区重大动物疫病强制免疫档案和免疫登记管理暂行办法》、《西藏自治区兽药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实施细则》、《西藏自治区兽药GSP检查验收办法》等一系列规范性文件,动物防疫法规体系基本健全。

【1】【2】